连出生证明的办理也困难重重

2017-10-25 11:44

他们说我妈生我要罚款,要不就不给我落户口,罚款30多万,我妈没钱交不起,想卖肾小杰继续说着。当记者询问小杰,是在哪里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小杰回答:他们一直和我妈说,见面也说、打电话也说,我听见的。我觉得计生委和公安局的人真坏,我将来长大了想参加黑社会,报复他们。这样的话从一个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8岁男孩口中说出,记者愕然,一时无言以对。

事情发生时,刘菲正在厨房里炒菜,嘈杂的排风声中,刘菲从厨房中探出半个身子,告诉正在沙发上和小杰聊天的记者,在她的卧室电脑桌上,有一张媒体寄来的采访光盘,前几天有媒体的人来了,采访完我之后,给我寄来了两张光盘,我没放出来,不知道是不是电脑的问题,你帮我看看

由于孩子的户口问题无法解决,单身妈妈刘菲(化名),将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告上法庭,请求法院确认房山分局拒绝为其子办理户口登记的行为违法。

一进刘菲的家门,小杰已经早早等在门口,看到母亲带了记者进门,又蹦又跳很是热情。这是一个活泼好动的男孩,乍一接触并不能感受到他与其他孩子的不同。阿姨,刚才我听妈妈说你走错路了,你是不是坐到青龙湖小学那边去了,我就在那上学,我今年刚上一年级和小杰的对话,就在这样轻松活泼的气氛中开始,直到记者在刘菲的指引下,找到电脑桌上的一张光盘,气氛忽然转弯。

事实上,原卫生部、公安部下发的一系列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管理规定都指出,办理《出生医学证明》需要查验新生儿父母有效身份证件,并没有将结婚证、生育证作为附加条件。但现实却是,像小杰一样的黑孩子是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,湖北修订管理办法的新闻,使得黑孩子再次受到关注。

他们是一群无辜的孩子,但世俗的眼光和制度的条款,为他们打上了不道德产物的烙印。非婚生子女是他们在法律概念上的身份,而在社会隐性的亚文化层面中,他们还有一个更加尴尬的名字私生子。

刘菲与李某在未进行婚姻登记状态下生育孩子小杰(化名),因无力缴纳33万余元的社会抚养费,小杰今年已经8岁,却仍是一个没有户口的黑孩子。从孩子的出生证明,到孩子的就学,一路走来每一个环节上,刘菲都少不了要费一番周折,四处托关系、找熟人,即便如此,目前在小杰的学籍卡上,身份证号一栏是空着的。

刘菲一见面就开始向《新民周刊》解释:真是不好意思,刚刚没回你的信息,今天的事情太多了,我们家门锁坏了,孩子回家进不去屋子,是我后来找人把锁撬开的。都没来得及给孩子做饭,让他自己去我姨家吃了。从刘菲有些无措的语气中,记者感受出,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子,生活的确过得不易。一位独自抚养孩子的单身母亲,生活中遇到的麻烦,又岂止是孩子的户口?

今年10月,湖北省卫计委出台管理办法规范出生证明的办理,要求各签发机构与管理机构不得以结婚证、生育证等作为签发(出生医学证明)的附加条件。

2013年的隆冬时节,在刘菲的案子开庭审理一星期后,记者见到了小杰。从北京南站一路向西南,经过西六环和高速公路一连串的收费口,出租车在房山区青龙湖镇的几条小路上盘桓着找不到方向,导航信号也时断时续几经失灵,从老北京的概念上来讲,这里已算不上京城的地界,沿途景物也与普通的小县城无异。辗转找到刘菲家所在的小区,已经是晚上8点了。

黑户作为一个不被社会承认其客观存在的群体,由于自出生起便不能享受正常公民的各项权利,黑户们的整体素质也普遍较低,并且日益成为影响社会正常秩序的隐患。

不等记者回答,小杰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,把记者拉进了刘菲的卧室,拿起光盘很熟练地放进了光驱。光盘果然放不出来,小杰忽然说:不看也知道,肯定是说我妈的事。说这话时,小杰一扫之前的活泼好动,语气里有一种很难形容的负能量,是沮丧?是无奈?还是气愤?

由于户籍制度和计划生育政策,在中国,一个孩子出生后能否办理户口登记,需要各种证明,在一些地区,像小杰这样的非婚生孩子,连出生证明的办理也困难重重。没有出生证明,就无法申报国籍、户籍,无法取得公民身份号码,也无法证明婴儿出生状态及血亲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