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担心的还是欠了太多

2017-10-19 11:46

冯先生说,所有后事只能落在他一人身上,最担心的还是欠了太多,我怕给不起。

既然得知母亲遗体还没火化,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冯先生说,他最近两个月可能会考虑去一下殡仪馆,这辈子我妈过得太苦了。

遗体保存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据东郊殡仪馆介绍,一具遗体每天的冷冻费用就是50元,3年下来光是这笔费用就超过5万元。他们表示,其实冯先生不用太担心,郑玉明的户口是在锦江区,按照2010年该馆的政策,可以进行一些减免,至于其他费用,他们考虑打报告申请能否进一步减免,不管怎么说,希望家属至少能露个面,给死者一个交代。

前晚,他把成都商报记者带到自己的住处,光华大道一套廉租房内,房屋为套一,他住卧室,父亲睡客厅。对于前妻的后事,冯父态度鲜明,我管不到。冯先生的亲妹妹李女士说,她几个月大就被抱走了,和生母毫无感情,同样不想管这件事。

冯先生说,这几年来他一直辗转各地打工,干的都是门卫等没什么技术的活路,待遇低,基本上没什么积蓄。现在他在一个小区做保安,每个月有2000多元工资,父亲只有几百元低保,这点收入仅够两人开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