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办出生证明时

2017-10-23 11:44

当日下午4点50分,小云到安溪县中医院。病历显示,她颅脑外伤综合征,右颧眼颞部、前胸部软组织挫伤。她说,是在7月17日被殴打致头晕头痛1天,实在难受才去看病。

老潘曾听女儿的姐妹说过,之前在黑龙江,小云曾被王龙从一楼顶推下,幸好摔下的地方有沙堆。

最后,王龙从小云的手提包里,拿出那把黑色匕首,将小云按在地上,让她磕足100个头。但磕了几下后,王龙又说,从早到晚还没睡觉,睡醒了再收拾,先去把孩子的饭煮熟了,你去报警啊,我不怕你报警,家庭暴力最多关几个月,我出来后就杀你全家。

老潘说,女儿比较怕事,王龙在监狱时,她本可带着2个孩子离开,却怎么也不敢。在南安诗山,小云被打时离开家,王龙一句话限3个小时回来,她便乖乖回去了。

这时,王龙和小云一家四口在安溪租房也有一个月了。王龙在安溪朋友多,为了方便两个女儿上学,他们从永春搬到安溪。小云说,出院时,王龙还是打她,并告诉她,他要折磨她,要让她生不如死。

晚上,小云打算去房间叠衣服,伸手要开灯,王龙突然说,不要开灯,接着再次问起出轨的事,小云不承认,他放出了狠话:用打火机烧光你的头发,将刀洗干净,用布擦掉刀柄上的指纹,把刀插进你的心脏,再把你的手抓过来握着刀柄,对外就说你因出轨,被烧了头发后羞愧难当,持刀自杀。

王龙是混社会的,又高又壮,在当地还有些凶名,老潘只好忍气吞声。

2011年,王龙因犯强奸罪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,因减刑于今年6月18日出狱。

小云的解释徒劳。出狱后的4天里,小云常挨打。她赤着脚,王龙举着那把黑色匕首一面追,一面打。老潘想管,王龙放狠话,你敢管,让你家放鞭炮。

我能跑吗?我跑得掉吗?被打了10年,我要是敢跑会这样吗?我根本不敢跑。小云只是喃喃自语。

在监狱里,王龙一直怪我,说因我出走才害他犯强奸罪,并一直威胁要打我、杀我。王龙出狱后怀疑小云有过外遇,但这段时间,我一直留在老家带孩子。

家暴升级后,老潘和老伴一个在大门口,一个在房门口放哨,一楼的前后门打开,方便逃生、报警,连续4个晚上不敢睡觉。因为担心出事,老潘不敢在家里住,带着2个外孙女去打杂工的服装厂住。

2009年,小云和王龙的大女儿在安溪出生。在办出生证明时,老潘看到王龙的身份证,才知道他老家的详细地址,并悄悄记了下来。

扛不住,小云带着孩子跑到福州。但没多久,因身上没钱,自己又浑身是伤,她只好又回到王龙身边。

案发当天中午,小云正在房里睡觉。王龙进屋,把两个女儿叫到客厅,反锁了房门,叫醒了小云。先是问她在外面究竟找了多少个男的,随后开始殴打。起初还是用巴掌和拳头,之后便抓着她的头去撞墙,边打边说:今天就是要你死,你不让我活,我也不让你活。之后又抄起了拖鞋。

打得比较厉害的一次是在2010年,当时王龙在南安诗山,对小云拳打脚踢,用凳子打,打得头部缝了14针。

他将刀放在身边,转身去拿打火机。认为会被丈夫杀死的小云,拿起了这把匕首,黑暗中刺向了王龙。

趁王龙睡觉,小云煮饭喂了孩子,下楼买了东西,在诊所看了医生,买了些药。

老潘夫妻第一次看到女儿被王龙殴打,是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口,他揪住小云的头发往墙上撞。老潘出言制止,王龙甩过一句: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事,你不要管,否则连你也一起打。